闲来静处,且将诗酒猖狂:古代中产阶级的别样风雅

 行业知识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1-10 10:58
  天下的隐士或风雅之人,由于摒弃了声色之好,于是往往转而喜爱山水,钟情于花草林木。在山水花竹之间,既无名利缠绕,也没有相伴名利而生的奔走争竞。而当今之人,身处喧闹的尘世,他们的一切活动很少不是受着利益的驱动,整日疲于算计,即使对山水花木有所心仪,也无暇一顾。于是,那些隐士和喜好风雅的人们,便得以独享这份的风景。他们处于不争之地,而以一切让天下之人。唯独山水花竹,就是想让为名利奔走之人分享,也未必会被人接受。因此,流连徜徉于山水花竹之间安而无危,哪怕独享其乐,也不会招来他人嫉恨。

  宁静的竹荫庭院中,山石边粉艳的月季花、牡丹花开得正茂盛,茉莉、玉簪等花也开放了。房里房外的桌上设有茶炉茶壶等,还有山石盆景、菖蒲盆栽。窗子支起来,可看见窗内一张大桌,上设青瓷盘,盛有佛手,旁有一件插花。这件花器用的是七孔瓷瓶,瓶中央的一孔最高,插了红艳月季花作主花,周围的小孔则插了紫白红的桔梗、珍珠花、金盏花等各色小花,点染春色。

庭院中一株老树,赤玉般的凌霄花蟠满了树桠,湖石假山边有绿芭蕉,栀子花朵也已经在枝头盛开,一派盛夏景色。透过月亮窗,可以看见一件花几上放着大铜樽,内插粉色蜀葵花,几枝金黄萱草花轻盈伸出。

书房中,铜樽插着蜀葵为主花,错落绕以红石榴、金色枇杷果、菖蒲叶,这是夏天端午节堂花,叫端午景。这名字见于清代顾禄的《清嘉录》。

院里,山石、花业边设一长几,用一铜壶插大枝石榴花,配白色月季,旁边大果盘内放着山状冰块和冰镇桃子之类。这是暑热之时的花果。
一件大的铜壶插红白二色莲花参差相映,颇有韵致。似宋代诗人杨万里说的:“红白莲花共玉瓶,红莲韵绝白莲清。空斋不是无秋暑,暑被香消断不生。

又一大铜壶插亭亭白莲、莲叶,主花最高,较低的小花与叶为客、使。除了插花除外,鲜果也是清供的重要元素,如同一旁大盆内放置的莲藕、莲蓬、桃子、葡萄等。莲花于盛夏暑时赏玩,插贮器中,则显香远益清之品格,但用在此处,是表达古典诗词所咏连偶、怜爱之意。

 
秋的标志是桐剪秋风,梧桐树叶在秋风中摇曳,带着苍黄之色,树下种着红鸡冠花、蓝色小菊也正开得好。屋内桌上、与茶壶、茶杯一起设着一只青铜焦叶纹大花觚,插满秋海棠花。秋海棠叶子正面绿色,背面红色,红白细小花朵靡靡簇生。可以想见主人饮茶、赏花之乐。这就是《瓶史》说的名赏。

院里的山茶、梅花纷纷盛开,屋子里外张灯结彩,挂满精致的灯笼。这或是元宵赏灯之时。屋檐下则放置一盆竹芝,朱红灵芝(形似如意)与竹子(竹报平安)同栽一大盆内,象征如意、平安。这样的布置,一般是将灵芝与竹子移植过来共植,其实和插花也是类似的。又一只青瓷盆,栽种翠叶白花的水仙,缀着玲珑山石。这水仙是冬季最常用的花,品种有好几种,但以单瓣最为尊贵,代表高洁。红楼梦》第52回就写到黛玉住的潇湘馆,在严冬之时:“暖阁之中有一玉石条盆,里面攒三聚五栽着一盆单瓣水仙,点着宣石。”从这些插花盆栽布置中可窥见主人生活的情趣。

方桌上的大铜尊置于座上,插满清供:青松为主枝,左右衬水仙、山茶花、南天竹果,色彩雅致。室内一侧又设长案,案上有奇石、香器等,还有少不了的一瓶曲枝白梅。

窗帘掀开,露出窗外的白雪皑皑,正是深寒时节。屋内有一铜花觚,插火焰般的红山茶,点染了单调的雪景。
 
一旁用朱砂红盘盛多双木瓜,与红山茶相衬。佛手、香橼、木瓜等芳香浓烈的果子设在室中,取其香气清心。

高濂《遵生八笺》说:“香橼出时,山齐最要一事、得官、哥二窑大盘,或青东磁龙泉盘、古铜青绿旧盘、宣德暗花白盘、苏麻尼青盘、朱砂红盘、青花盘、白盘数种,以大为妙,每盆置橼二四头,或十二三者,方足香味,满室清芬。”文震亨《长物志》也写:“香橼大如杯盂,香气馥烈。吴人最尚,以瓷盘盛供。”
 
铜尊置于几上,插腊梅为主花曲斜取势,观青松、南天竹果为客、使,作为清供,金色、青色、红色斑驳交错,以求得清雅之韵。
      微信搜索:“睿婕轻钢别墅
      500套高端别墅模板任你选!
      或者搜索微信号:rjbieshu